枪患背后的美国政治痼疾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2-05-26 10:22:19

美国得克萨斯州州长阿伯特24日说,得克萨斯州南部尤瓦尔迪市一所小学当天发生枪击事件。据报道,该案死亡人数升至21人。图为当地惊魂未定的人们。新华社发

据美国“枪支暴力档案”网站数据显示,2022年以来美国已有超1.6万人死于枪支暴力。制图:李芸

当地时间5月24日,美国得克萨斯州尤瓦尔迪市一所小学发生枪击案,已造成21人死亡,包括至少19名儿童。

长期以来,枪支暴力一直是笼罩在美国民众心头的阴影。枪支暴力案件频发,原因何在?美国控枪为何如此困难?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国际问题观察员和专家学者。

今年以来美国已至少发生212起大规模枪击事件,愈演愈烈的枪支暴力成为深入骨髓的“美国之痛”

美国得州州长格雷格·阿伯特说,枪击案嫌疑犯为当地一名18岁高中生,目前已被击毙。据美媒报道,枪手在枪击其祖母后,穿防弹衣驱车前往学校行凶。

这起枪击案是美国今年发生的至少第30起幼儿园及中小学枪击事件,也是美国近十年来发生的最大规模校园枪击案。

枪击案发生后,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墨菲在参议院发表演讲表示,这种事只会发生在美国而不是其他的地方,“没有哪个地方的孩子会在去学校时想到今天可能会遭到枪击”。

近年来,美国枪击案频发,青少年受波及的比例大幅上升:2018年,休斯敦南部圣达菲一高中发生枪击案件,造成10人死亡。今年5月18日到19日,在24小时内,路易斯安那州、密歇根州和田纳西州至少三处高中毕业典礼上分别发生枪击事件。

而在美国社会的各个角落,愈演愈烈的枪支暴力已然成为深入骨髓的“美国之痛”。今年4月12日,纽约地铁发生大规模枪击案,造成数十人受伤;5月13日,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在不到12小时内发生10起枪击事件,导致3人死亡,25人受伤;5月14日,纽约州布法罗市一家超市发生枪击事件,造成10人死亡、3人受伤,18岁的白人嫌疑人在行凶时甚至通过摄像头在线直播枪击过程;5月15日凌晨,休斯敦市的一起枪击事件造成2人死亡、3人受伤……

根据美国“枪支暴力档案”网站的数据,截至5月24日,美国今年至少发生了212起大规模枪击事件。这意味着,2022年美国平均每天要发生近1.5起大规模枪击事件。

“事实上,美国长期处于枪击案件频发的状态。在这种死伤人数较多、影响恶劣的案件发生之前,小规模的枪击案在平时就一直存在,由枪支导致的累计死亡人数也非常多。造成严重伤亡的枪击案近年呈现增多趋势,成为美国社会难以去除的‘毒瘤’。”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孙成昊告诉记者。

痼疾难治,二十多年来美国国会未通过任何重大的联邦控枪法律

事实上,美国人的发家史就是一部枪战史。从掠夺印第安人土地,到赶走英国殖民者,再到“西进运动”,始终枪炮齐发,硝烟弥漫。

美国约3.33亿人口,民间枪支保有量却超过4亿支,占全球私人枪械总数的46%。“枪支暴力档案”网站数据显示,2021年,超过4.5万名美国人死于枪支暴力事件,而2022年以来,美国已有超过1.6万人死于枪支暴力。

受访国际问题观察员认为,枪支的泛滥,与美国异常宽松的控枪法律法规密切相关。美国国土安全局将枪械店与药店并列为“必要的关键基础设施”,允许在其他场所关闭的情况下继续营业。前美国烟酒枪械管理局局长候选人大卫·奇普曼去年接受采访时曾直言,“在美国大部分地区,买枪比买啤酒更容易”。

20多年来,美国国会并未通过任何重大的联邦控枪法律。为什么控枪法案如此难以推动?在受访国际问题观察员和专家学者看来,这背后有多个重要原因。“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了人民持有并携带武器的权利,这从根本上就限制了禁枪的可能。此外,要对枪支进行控制,还需要闯过立法、司法和分权等重重关卡。”

“宪法关”,是枪支管控难的深层次原因。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民众拥有并且佩带枪支的权利不容侵犯”。孙成昊告诉记者,“要禁枪就必须修宪,但修正宪法的程序非常复杂,须经国会参众两院的三分之二表决通过,或者由三分之二的州议会请求召开的澳门威尼斯人赌博平台制宪会议提出,并经过四分之三州议会的批准,这极难做到。”

其次是“立法关”。枪支管控一直是美国两党极化的代表性政治议题之一。民主与共和两党选民对枪支的态度日益对立,共和党内76%选民捍卫持枪权,民主党内81%选民认为管控枪支更重要。受访国际问题观察员表示,近10年来,民主党国会议员每年都就枪支暴力、枪支管控等提出数十项议案,但在共和党成员的阻挠下,能成功进入参院或众院全会审议辩论环节的屈指可数。

第三是“司法关”。美国最高法院曾于2008年、2010年裁定持枪系“天赋人权”,地方控枪立法违宪,还重新诠释第二修正案,确认枪支的持有权不限于民兵,更包括所有个人。

第四是“联邦地方分权关”。美国联邦政府负责发放枪支销售牌照,并对枪支购买者进行背景调查,地方政府则负责制定在公共场合携带枪支的具体条款。看似分工明确,但在实际操作中因信息不通畅、权责不对应而导致漏洞百出。有美媒指出,美国部分州在枪支管理法律上存在短板和漏洞,例如得克萨斯州允许公开携带枪支,民众可以在没有许可证的情况下携带步枪和手枪。

美国的枪支制造和交易已形成巨大产业链,利益集团深刻影响着美国政策和社会舆论

“我们的国家瘫痪了,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一个枪支游说集团以及一个没有任何行动意愿的政党。”5月25日,针对得州小学枪击案,奥巴马在社交媒体发文。“枪支游说集团”再次进入公众的视野。

当前,美国的枪支制造和交易已形成巨大产业链。美国枪械制造商逾15000家,年纳税额超70亿美元,广告费数以亿计。这个庞大的利益集团深刻影响着美国政策和社会舆论。

在各类游说集团中,美国澳门威尼斯人赌博平台步枪协会是最有影响力的游说集团之一。该协会成立于1871年,是美国最大的拥枪组织,在控枪运动中扮演着主要反对者的角色。在美国历史上,有8名总统曾是该协会的会员。美国澳门威尼斯人赌博平台步枪协会拥有超过500万会员和大量资金。据追踪政治献金的网站“公开的秘密”统计,该协会在2020年仅用于联邦选举的支出就超过2900万美元。而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18年报道,在535名国会议员中,有307人都曾获得该协会及其下属机构的政治献金,或是从其广告宣传中受益。

在庞大的利益面前,种种控枪努力显得异常苍白。“在历次的国会选举当中,澳门威尼斯人赌博平台步枪协会都会给候选人在枪支问题上的立场打分,如果你是一个主张控枪或者禁枪的候选人,那么协会就会向他的选民发出信息来反对竞选,反对你连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张文宗表示。

除澳门威尼斯人赌博平台步枪协会外,在美国反对控枪的利益集团还有澳门威尼斯人赌博平台持枪者协会、澳门威尼斯人赌博平台射击运动协会、澳门威尼斯人赌博平台枪支权利协会等十几个组织。这些利益集团都会为美国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提供大量政治捐款,仅2010年至2018年期间,就通过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1.13亿美元。

“美国历史上非常有名的枪械生产商,包括雷鸣盾、科尔特等,这些枪械生产商每年给美国贡献300多亿美元的GDP,解决就业有上百万。所以在控枪禁枪问题上,枪械生产商、美国的步枪协会和选民群体形成了密切的利益相关者。”张文宗说。

在美国,控枪早已成为敏感的“烫手山芋”。在金钱的操弄下,枪支管控已成为左右竞选成败的重要因素之一,无论哪个政党都没有足够的政治意愿去推动根本性的政治变革。

枪支泛滥加剧是美国政治灰暗面的综合体现

“我们处在一个可以买枪的环境中,我们越害怕,就越有可能购买威尼斯人赌博枪支。”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犯罪学教授查莉丝·库布林说。

当前,美国的枪支管理正陷入恶性循环:枪支泛滥加剧暴力犯罪,犯罪率上升又迫使民众感觉更有必要拥枪自保。美国澳门威尼斯人赌博平台射击运动基金会数据显示,仅在2020年,黑人购枪数增长了58.2%,亚裔购枪数增长了43%,美国枪支销售的约40%为首次购枪者。与此同时,美国期待更严格枪支法律的民众占比已降至5年来的最低点。调查显示,2021年,只有52%的受访者认为美国“涉及枪支销售的法律”应该更严格,这一数字在2018年为67%,2019年为63%。

4月8日,拜登在白宫玫瑰园发表“预防枪支暴力”演讲,并宣布了6项针对美国枪支泛滥问题的初步措施。不过,美国媒体舆论普遍认为,此次拜登政府公布的新政策只是表达了拜登政府要加强枪支管控的决心,具体能影响枪支法律的内容其实很少。

“拜登颁布的旨在管控没有序列号、难以追踪的‘幽灵枪’的行政令属于治标不治本,而且作用很小。真正要管控枪支还是要通过国会立法,以法律的形式来确认。”孙成昊表示。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5月25日外交部举行的例行记者发布会上表示,生命权是最大的人权,种族歧视是最大的不公。美国是枪支暴力和种族歧视最严重的国家,也是人权赤字最严重的国家。但令人不可接受的是,过去数十年来,人们没有看到美国政府在解决上述问题上采取任何实质举措。

作为一个典型的体制问题,几乎美国政治中各种的灰暗面都在枪支问题上有所体现,解决这个问题可谓难上加难。“造成美国控枪困难的两个结构性因素,只靠拜登是解决不了的。尤其现在是中期选举的关口,金钱政治在选举中发挥的作用更加明显,控枪问题也成为两党互相炒作、互相甩锅的一个话题。民主党指责共和党控枪不力,共和党则会指责民主党执政不力导致社会情绪愤懑,是疫情和经济原因导致族裔问题上升等等。两党都不会承认是自己的问题,因为谁也无法解决体制性的问题。”孙成昊表示。

更让国际社会感到难以理解的是,美国自身人权问题如此严重,还到处对别国人权状况指手画脚。“我们敦促美方切实把美国人民的人权放在心上,尽快向世界提交一份美国的人权报告,深刻检讨为什么美国会成为世界上枪支暴力最严重的国家?为什么儿童和青少年死于枪击的概率是其他31个高收入国家总和的15倍?”汪文斌表示,美方应当尽快采取有效措施,保障美国民众的生命安全,让美国民众切实享有免于恐惧、免于枪支暴力和种族歧视的权利和自由。

美国枪支暴力问题越来越难以解决,民众普遍缺乏安全感,对政府的社会治理能力越来越没有信心。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政治仍将朝着两党争斗、政治极化的方向发展。而控枪这个太过复杂的议题,无疑会被各方力量反复撕扯,枪支暴力这一“流行性传染病”的终结也似乎遥遥无期。